“戏剧”备课二题

 “宾白”和“唱词”区分不清


戏曲是中国传统的戏剧,其内容包括演员的“说”(宾白)和“唱”(曲辞)。为了便于阅读者区分哪些是说的,哪些是唱的,剧本在排版印刷上往往采用不同的字体,如《窦娥冤》第三折:


【鲍老儿】念窦娥服侍婆婆这几年,遇时节将碗凉浆奠;你去那受刑法尸骸上烈些纸钱,只当把你亡化的孩儿荐。(卜儿哭科,云)孩儿放心,这个老身都记得。天哪,兀的不痛杀我也!(正旦唱)婆婆也,再也不要啼啼哭哭,烦烦恼恼,怨气冲天。这都是我做窦娥的没时没运,不明不暗,负屈衔冤。(选自普通高中新课程实验教科书《语文(必修4)》,人民教育出版社200611月第2版)


这段唱词用的字体是宋体字,而“科介”和“宾白”用的是仿宋字。然而也就在这篇课文中,却出现了“曲辞”和“宾白”都是用宋体字的情况。共有4处,兹分列如下,其中加粗的文字是“宾白”,应该用仿宋字体。


1、【赚煞】我想这妇人每休信那男儿口。婆婆也,怕没的贞心儿自守,到今日招着个村老子,领着个半死囚。(张驴儿做嘴脸科,云)你看我爷儿两个这等身段,尽也选得女婿过。你不要错过了好时辰,我和你早些儿拜堂罢。(正旦不礼科,唱)则被你坑杀人燕侣莺俦。婆婆也,你岂不知羞!俺公公撞府冲州,?的铜斗家缘百事有。想着俺公公置就,怎忍教张驴儿情受?(张驴儿做扯正旦拜科,正旦推跌科,唱)兀的不是俺没丈夫的妇女下场头。(第一折)


2、【倘秀才】则被这枷纽的我左侧右偏,人拥的我前合后偃。我窦娥向哥哥行有句言。(刽子云)你有甚么话说?(正旦唱)前街里去心怀恨,后街里去死无冤,休推辞路远。(第三折)


3、【叨叨令】可怜我孤身只影无亲眷,则落的吞声忍气空嗟怨。(刽子云)难道你爷娘家也没的?(正旦云)只有个爹爹,十三年前上朝取应去了,至今杳无音信。(唱)早已是十年多不睹爹爹面。(刽子云)你适才要我往后街里去,是什么主意?(正旦唱)怕则怕前街里被我婆婆见。(刽子云)你的性命也顾不得,怕他见怎的?(正旦云)俺婆婆若见我披枷带锁赴法场餐刀去呵,(唱)枉将他气杀也么哥,枉将他气杀也么哥。告哥哥,临危好与人行方便。(第三折)


4、【煞尾】浮云为我阴,悲风为我旋,三桩儿誓愿明提遍。(做哭科,云)婆婆也,直等待雪飞六月,亢旱三年呵,(唱)那其间才把你个屈死的冤魂这窦娥显。(第三折)


同样是这篇课文,在大纲版的教科书(2004年版)中却没有出现这样的失误。必修的教科书如此,选修的呢?翻开《中外戏曲名作欣赏(选修)》,问题更严重。戏曲单元中只选了汤显祖的《牡丹亭》第十出“游园”一段。这段文字由六支曲子组成,除了角色名和“科介”字体不同外,唱词和宾白的字体字号完全相同,特别是第一支曲子:


【绕池游】(旦上)梦回莺啭,乱煞年光遍。人立小庭深院。()炷尽沉烟,抛残绣线,恁今春关情似去年?[乌夜啼]()晓来望断梅关,宿妆残。()你侧着宜春髻子,恰凭兰。()剪不断,理还乱,闷无端。()已分付催花莺燕借春看。()春香,可曾叫人扫除花径?()分付了。()取镜台衣服来。(贴取镜台衣服上)“云髻罗梳还对镜,罗衣欲换更添香。”镜台衣服在此。


这支曲子和宾白如果不在字体上加以区分,极容易使读者误以为都是曲辞。事实上,从“乌夜啼”开始到段末都是人物的说白。明清传奇有时说白也采用诗词的形式,交替吟诵。而同样是这篇课文,在大纲版的高中《语文读本》(第四册,2004年版)中就没有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。同样的课文,新版的反倒不如旧版的,让人费解。


这种情况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给读者造成一定的阅读障碍,从而影响了对剧本内容的理解,特别是对于还不很熟悉戏曲语言的中学生。这两本教科书都是2006年和2007年版的,已经印刷过多次,而这样显而易见的失误迟迟不予修正,不禁使人对教科书所应具有的准确性和权威性质疑。退一步而言,用统一的字体也是可以的,这就需要在字号上有所区别,以此区分“曲辞”和“宾白”。


“舞台说明”文字末尾的标点符号问题


话剧中的“舞台说明”类似于戏曲中的“科介”,是剧作者根据演出的需要,提供给导演和演员的说明性的文字。也像“科介”一样,一般用括号(方招号或圆括号)括起来。从高中新课程必修4和《中外戏曲名作欣赏(选修)》所选的话剧看,教科书在“舞台说明”文字的句末用不用“句号”方面很不统一。如:


1、周朴园 (指窗)窗户谁叫打开的?


鲁侍萍:哦。(很自然地走到窗前,关上窗户,慢慢地走向中门。)


周朴园 (看她关好窗门,忽然觉得她很奇怪)你站一站,(侍萍停。)你--你贵姓?(《雷雨》)


2哈姆莱特:不敢,不敢。(奥斯里克下)多亏他自己保证,别人谁也不会替他张口的。
  
哈姆莱特:我愿意服从她的教诲。
(贵族下。)(《哈姆莱特》)


3奥尔贡 :(向达尔杜弗。道友,你太过分了。(向他的儿子。)不孝的忤逆,你还不认错?(《伪君子》)


4海尔茂 (凑着灯光)我几乎不敢看这封信。说不定咱们俩都会完蛋。也罢,反正总得看。(慌忙拆信,看了几行之后发现信里夹着一张纸,马上快活得叫起来)娜拉!(娜拉莫名其妙地看着他)(《玩偶之家》)


其中,《雷雨》《哈姆莱特》为必修4教科书课文,《伪君子(节选)》《玩偶之家(节选)》为选修教科书课文。


从上述所举的四个例子看,教科书中对于舞台说明文字的末尾用不用句号是不统一的。四例中共有五处用了句号,什么情况下用句号似乎也没有明确的标准。教科书以外的情况也是如此,翻查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《雷雨》单行本,其中舞台说明的文字,不论长短,句末都没有句号。而同样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》(1989年版),用法却不一致。以该书节选的话剧《茶馆》为例,如果“舞台说明”位置在台词的后面,句末都用了句号,不管长短。比如,“黄胖子:您赏脸!您赏脸!(下。)”而另一部歌剧《洪湖赤卫队》则不是这样。


括号用法明确规定:注释句子里某些词语的,括注紧贴在被注释词语之后,称句内括号,括号内文字末尾不能有句号(问号、叹号除外);注释整个句子的,括注放在句末标点之后,称句外括号,括号内注释的文字如果是一句话,句末可用点号(句号、叹号、问号等)。那么,“舞台说明里的文字末尾该不该用句号?我们认为不该用。理由如下:


第一、括号里的文字和前面的台词不构成“注释”关系。因为这些文字只是舞台说明,从语段的角度看,既不与整个段落产生语法关系,本身也不具有独立的交际意义。比如,“哈姆莱特:不敢,不敢。(奥斯里克下)多亏他自己保证,别人谁也不会替他张口的。”这句台词可以还原为:


哈姆莱特说:“不敢,不敢。”奥斯里克离开了厅堂。哈姆莱特又说:“多亏他自己保证,别人谁也不会替他张口的。”


换言之,这些文字属于作品内容的一部分,属于插说的范畴。因此从括号的种类看,这些括号都不是具有解释功能的句外括号,没有必要在句末用点号。


第二、括号里的文字不是一句完整的话。括号中的文字就算是注释的,“向达尔杜弗”“向他的儿子”等这些注释的文字也不是完整的句子,句末加句号也没有道理。甚至有些看似完整句子的其实都是不完整的。比如,《雷雨》中的“很自然地走到窗前,关上窗户,慢慢地走向中门”,句末用了句号。但这是一个完整的句子吗?不是,主语成分残缺,应该是“鲁侍萍很自然地走到窗前……”。所以笔者认为,从严格的语法意义上说,舞台说明的文字都不是完整的句子,句末都不应该用句号。


所以,话剧中括号内的舞台说明的文字句末不应该用句号。尤其必修和选修的教科书在这方面要统一标准,须知小小标点也不可小视,教科书要带头做语言文字规范运用的表率。(原载《语文报》高中教师版201211期)

发表评论